世袭“牧二代”的危机(二)
作者:陈丰盛
2020-05-17  

撒上2:1-10,27-36

在《撒母耳记上》的经文里,作者似乎特意将哈拿、撒母耳与以利及两个儿子作对比。我们从神人对以利的话中看到,以利最大的问题就是:“尊重你的儿子过于尊重我,将我民以色列所献美好的祭物肥己呢?”(2:29)接着他指出耶和华处理此事的原则:“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视我的,他必被轻视”。(2:30)

我们从前面的叙述当中看到,以利的两个儿子主要罪状是:一、贪婪(12-17),二、淫乱(22)。他们“藐视耶和华的祭物”,也“使人厌弃给耶和华献祭”(17),他们完全玷污了耶和华神的名,所以作者明确指出“耶和华想要杀他们”(25)。

但经文在具体描述以利家的罪之前,编排了一首哈拿的诗。而值得注意且形容鲜明对比的,哈拿的诗却完全地高举神、尊神为圣的。这首诗歌的主角就是神,最重要的一节在第2节,“只有耶和华为圣,除他以外没有可比的,也没有磐石像我们的神。”主要突出神是圣的、无可比的、值得信靠的。

很有意思的,在叙述以利家的滔天大罪时,作者都用撒母耳的成长作为过渡,来给读者对比及盼望,分别在2:11、21、26,然后再到第3章,完全将撒母耳突出,成为神所兴起的新一代领袖。很明显,哈拿一定知道以利及他的两个儿子的问题,但她却将孩子送到神的会幕里。撒母耳怎么在这种差的环境,即是缺乏敬虔的环境中服侍神,会不会被带坏?当然没有,因为撒母耳受到他母亲的影响,继承了哈拿对神的信靠,这正是以色列人所缺乏的。而撒母耳在会幕里所看到的问题,正成为他将来要实行改变的,正是神要呼召他出来做的。

在此,我们实在需要看到:在信仰的传承中,我们给予孩子(特别是“牧二代”)的是怎样的生命品质,是哈拿一般的敬虔、敬畏,或是以利一般的藐视、不尊神为圣。这直接影响的是我们的服侍、“牧二代”的生命追求,甚至影响整个家族及民族(若有高的职位)。在信仰的传承中,不可能只是将敬虔说在嘴上,一定需要用行动去实践与证明。因此,“牧二代”需要一种榜样,这种榜样肯定不只是外在的“业务”,而是生命的品质。

第一、不能只在乎职位,更注重合神心意

以利的两个儿子,因为父亲的缘故成为祭司,但他们却不认识神,以致他们的服侍不得神的喜悦,反而被神击杀。成为我们的提醒的,就是我们今天有不少的“牧二代”(包括我自己在内),从父辈传承了信仰,但不一定会去传承父辈的职位。我们也不能够因为父辈是牧师,就自然而然成为牧师,更不能因为父辈担任教会或机构的负责人,就自然世袭成为负责人。我们必须清楚知道,比职份和职位更重要的是父辈在属灵上的敬虔,那在神面前忠心的服侍。背主祷文的时候,我们与父辈一起称神为“我们在天上的父”,就是告诉我们在信仰上没有遗传,而只有传承。我们的父辈不能遗传信仰给我们,他们却将真正的信仰传承给我们。我们对神的认识一定不能只是凭着父辈所传授的知识,而应当自己与神建立关系,真正称神为父。

若是只继承了位置,却没有真正与神建立关系,那就只是成为一位职业牧者,却没有成为真正的服侍。这就好像扫罗为他的信仰大发热心,以为是服侍主,但主向他显现的时候,他却不认识主,问:“主啊,你是谁?”(徒9章)对于真正认识主,且蒙召服侍主的牧者来说,他一定不在乎职位的高低,所在乎的只是讨主的喜悦。如果在教会里削尖脑袋、不择手段地抢位置,那他一定不是在服侍主,也不是在服侍弟兄姊妹,而是服侍他自己。我们也就有理由相信,这样的人,最终必不讨神的喜悦。服侍主,一定不是靠关系,而是靠真正得主的喜悦,也得众人的喜欢。所以,撒母耳的特别之处,就是“耶和华与人越发喜爱他”。(2:26)

第二、不能只懂得业务,更带出生命果效

前文已经提到,其实在服侍神的事上,学习一些业务,本身并不难。在教会里,那三大主要的“业务”(对于没有真正认识主的人来说,就只能称“业务”了),如祷告、讲道、唱诗。在祷告方面,可能听听大家祷告,学习一些基本的用词,照样画葫芦,甚至有些人直接写出祷告文,应该不需要花太多时间。讲道方面,只要经过神学院的科班训练,或者读过一些培训班,自己若有每天读经的习惯,大概讲讲道并不会有太大的难度。至于唱诗,如果没有音乐的素养,或者五音不全,大家也大概不会为难你,若是音乐细胞比较好的,可能就很容易上手,只是时间与操练的问题。至于行政方面的,初入教会服侍的,都是不熟悉,但久了之后,都不难上手,其实也没有过分的专业要求。

我说这些,并不是小看我们教会的服侍,教会的发展中许多专业性的工作,真心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学会的,但是对于那些在教会里“混日子”的,还真是只要学会上面的“老三样”,就混得不错,甚至用他们的“小聪明”加“坏心眼”(冠以“属灵”的名号)整了不少忠心侍主的人。教会历史上,有不少忠心的牧者,吃过类似的苦头。

然而,真正的服侍一定不只是学习外表的敬虔,而是用生命去服侍主,愿意为主付上生命的代价。他们从一开始就立定心志,领受主的命令,而“舍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从我”(太16:24)。他们可能一生没有高位置,没有社会地位,但他们却成为弟兄姊妹所称道的好牧人,成为一代忠仆。我相信,提到这个,每位读者心里就会跳出一些忠仆的名字,如我心里想到的:宋尚节、贾玉铭、杨绍唐、蔡文浩、范爱侍、高建国、盛足风、徐思学等等。他们的佳美脚踪一直成为后辈学效的榜样。

第三、不能只关注私利,更引导信徒成长

争名夺利,恐怕是任何教会都会有发生的事。以利的两个儿子,就是所有这样的人的原型,成为我们一生的警戒。所有在教会里争名夺利之人,可能都很容易冠以“属灵”的口号,但不管怎么为自己解释,都无法改变对教会产生的实际伤害。

真正爱主、爱教会的牧者,一定会在利益与神的荣耀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一定不会为了个人的利益而置弟兄姊妹的属灵成长不顾。但我们看到以利的两个儿子却因为个人的私利而破坏律法,从而使得以色列民厌弃向耶和华献祭。他们为了个人的利益,把以色列人带到信仰的危机之中。这是怎么样的牧者?在主耶稣关于羊与牧人的比喻中,就已经清楚界定了这样的牧人。主耶稣说:“盗贼来,无非是要偷窥、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因他是雇工,并不顾念羊。”(约10:10-13)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像以利的两个儿子一般的牧人,他们不但是雇工,更是盗贼。

第四、不能只着重外表,更成为众人榜样

以利的两个儿子,相信他们在敬拜的圣事上,会穿上祭司的圣袍,也会很娴熟地操作各样的礼仪。这种外表的敬虔,充其量只是一种业务而已。但对于真正的服侍,肯定不只是外表的,而是真正成为生命榜样的。

曾听说有人谈起某位臭名昭着的牧者,罗列出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谈到他在外表上的装束时,居然有人调侃说:“他比我们中间任何一位牧师更像牧师,因为他的圣袍最符合传统,他的举止最显得谦卑,他的祷告也很是感动人。”也听说过某位经常与一些显要人物进进出出又称兄道弟的牧者,很受他们的重视。但谈到信仰的问题,人家却介绍了一位自己不太喜欢,也从来不跟他喝酒,甚至是那位牧者所不喜欢的牧师,因为那介绍的人说:“关于信仰的问题,这位我自己也不太喜欢的牧师,更像是一位真牧师。”

第五、不能只得人称赞,更要得神的记念

以利的两个儿子,当然是不得人的称赞的,但我们在此的重点是后面的这句“要得神的记念”。以利的两个儿子,是神所厌恶的,甚至是决心要杀死的。这是何等可怕的一种审判。作为神的仆人,作为侍奉神的人,神居然要杀死他们,他们一生的服侍不但没有得福,反而得祸了。

主耶稣也曾说过:“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1-23)服侍主的人,一定不只是讨人的喜欢,更要讨神的喜悦。一生服侍主,却最终不被主承认,那是何等可怜。

第六、不能只高抬个人,更需尊神为至高

神人转告神的警告说以利的两个儿子,“将我民以色列所献美好的祭物肥己”。他们只在乎个人,却藐视神,并不尊神为至高。但转回来,那敬畏神的哈拿却在诗中将神尊为至高,明显是一种对比。

今天的教会里,经常出现推崇、高举“名牧”的现象,甚至有些人刻意地要“打造”牧者。基督徒也时常跟随“名牧”,唯“名牧”是从,却不愿意在圣经上下工夫。牧者也被世俗所影响,期待自己成为“网红”。这种高抬个人的现象,是世俗化趋势的主调,对于教会没有任何好处。给我们当头棒喝的,却是网红牧者跌倒、失败的消息,国内外教会中屡见不鲜。

哈拿说:“只有耶和华为圣,除他以外没有可比的,也没有磐石像我们的神。”(2:2)提醒我们,任何人的名声都不能与神相比,更不能因为追求个人的名声而忘却神的名。如果一位牧者的名声被传出去的,耶稣的名却被隐藏了,这种看似令人激动、让人追捧的事,能否讨神的喜悦?

第七、不能只满足私欲,更当彰显神为圣

最令我们羞于启齿的,也是神决定要杀的,是以利的两个儿子犯奸淫的罪。他们在会幕门口与伺候的女人苟合,以致得罪耶和华。以利也说:“人若得罪人,有士师审判他;人若得罪耶和华,谁能为他祈求呢?”(2:25)

神的名是圣的,其中包括神圣与圣洁。神曾屡次说:“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所以你们要成为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利11:44、45,19:2)我们当然知道自己的不洁、不配,但神已借着祂的救恩来洁净我们。因此,我们需要在神面前追求圣洁,以致彰显神的荣耀。每个人都有情欲,每个人都需要在圣洁的关系中(婚姻)得到合理的出路,杜绝一切非正当的关系,以致得罪神。已故华人神学家杨牧谷牧师形容他的妻子时,说:“秀娴像块巨大的海绵,把我一切的污水都吸干,一切的污秽都抹净,这才能解释在人面前的我为什么会是这样。好的婚姻具备救赎功能。”[1]

总结:以利家世代服侍神,是蒙神赐福的职份,却因为罪的缘故失去了福分,被神击杀,成为所有牧者的警戒。今天的“牧二代”,真是需要警戒、反省,不能以“啃老”(经济上、地位上、属灵上)而得职份与职位,而当在神面前成为圣洁、合用的器皿,得神的喜悦。笔者战战兢兢写以上的内容,作为自省及勉励,求神亲自怜悯,兴起合神心意的“牧二代”。求主赐恩,让我们的“牧二代”被主所用,却不要在信仰上没落成为“末代”(谐音)。

[1] 杨牧谷:《家庭学狂狂想——安乐窝的甜酸苦辣》,香港:更新资源有限公司,2000年4月,第13页。

好评:
为什么要忍耐
2020-03-27
仰望耶和华
2020-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