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袭“牧二代”的危机(一)
作者:陈丰盛
2020-05-17  

撒上2:12-17,22-25

阅读《撒母耳记上》第二章,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痛苦,一是战兢害怕,二是羞愧不配,因为经文记载着大祭司以利的两个担任祭司职份的儿子,他们的行径及结果,成为我与所有牧者的提醒。我的战兢害怕是心中产生的敬畏之心,而羞愧不配是觉得自己也是无善可陈。

用我们现在流行的话说,以利的两个儿子是“牧二代”,因为其利未人的身份,直接从父亲以利继承了祭司的职份。这里的继承,就像是“世袭”一般。原本在以色列的祭司传统里,是合乎律法的,就如同大祭司亚伦的儿子继承了父亲的职份。但在以利的家里则突显了系列的问题,从而更加突显撒母耳的重要性。其中,经文也借此将撒母耳与以利的两个儿子作了对比,更显示撒母耳是神为以色列人兴起的领袖。

我们先借经文的描述来看看在祭司世袭之下的以利两个儿子的问题:

以利的两个儿子是恶人,不认识耶和华。这二祭司待百姓是这样的规矩:凡有人献祭,正煮肉的时候,祭司的仆人就来,手拿三齿的叉子,将叉子往罐里,或鼎里,或釜里,或锅里一插,插上来的肉,祭司都取了去。凡上到示罗的以色列人,他们都是这样看待。又在未烧脂油以前,祭司的仆人就来对献祭的人说:“将肉给祭司,叫他烤吧。他不要煮过的,要生的。”献祭的人若说:“必须先烧脂油,然后你可以随意取肉。”仆人就说:“你立时给我,不然我便抢去。”如此,这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华面前甚重了,因为他们藐视耶和华的祭物(或译:他们使人厌弃给耶和华献祭)。(撒上2:12-17)

以利年甚老迈,听见他两个儿子待以色列众人的事,又听见他们与会幕门前伺候的妇人苟合,他就对他们说:“你们为何行这样的事呢?我从这众百姓听见你们的恶行。我儿啊,不可这样!我听见你们的风声不好,你们使耶和华的百姓犯了罪。人若得罪人,有士师审判他;人若得罪耶和华,谁能为他祈求呢?”然而他们还是不听父亲的话,因为耶和华想要杀他们。(2:22-25)

由于经文已经非常清晰地将以利的两个儿子的恶行叙述了出来,甚至向我们揭露了神“想要杀他们”,所以我们无需对经文作太多的分析。接下来,我们直接引申到今日世袭“牧二代”的危机,作为对自身及诸多教牧的提醒。在此,当然也要声明,笔者本身就是“牧二代”,父亲终生传道并任牧师,而我也已任牧职越十年。所以在谈“牧二代”的危机时,我丝毫没有置身事外、事不关己的心态,反而总是对号入座,反躬自身的问题,祈求神的怜悯。如果说有人认为我是在揭露他人的问题,不如说是自我揭发并作适时提醒。

请允许我根据经文对以利的两个儿子叙述来作出如下的反思:

1. 不认识耶和华,却继承牧师的职份

经文一开始就已经指出“以利的两个儿子是恶人,不认识耶和华”(12),但他们却继承了父亲祭司的职份。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儿子能够继承父亲的职份本身是一件好事,更是家庭的祝福,然而以利的两个儿子却因为“是恶人,不认识耶和华”,使我们看到以利的家不但没有得到祝福,反而因此而受到咒诅。

显然,“牧二代”若从理想来看,都是大家所称道的,我们必须这样承认。你想,牧师能够带领好自己的孩子,而且使孩子成为牧师,这不正是见证了牧师对孩子有正面的影响,且有很好的信仰传承。我相信,这一定是一个美好的生命见证。不过,说实在的,笔者在清楚蒙召就读神学时,父亲一开始是不愿意的。就算后来答应我读神学时,也是要我读完不要回到本地服侍,因为他认为父子同在一个教会(牧区)服侍不好。但我因为对本地教会的负担,还是在毕业后回到本地服侍了七年,直到2012年离开。在本地服侍期间,也确实有不少的非议,认为我成为牧者,是因父亲的缘故,大有“大树底下……”的感觉,很多人提起我的时候,也总是以“某某牧师的儿子”来介绍。

当然,在教会中我们不乏看到一些“世袭”的牧者家族。往好的方面看,他们有很好的信仰传承,但也不乏具有私心的牧者,培养孩子成为牧者,以便将自己的位置“世袭”给他/她,从而在教会中造成不良的影响。我倒是提醒年轻的同工,不如自己更加努力在信仰与神学上追求,另找其他教会或教会机构的岗位(至少不要与父母在同一个教会与机构),不要在父母的“荫下”,妨碍教会的发展,对其他同工造成威胁。当然,最可悲的是,牧者父母很期待自己的孩子承继牧职,但孩子却可能不争气,担任牧职、占据位置、争名夺利。

2. 在教堂里长大,失去敬畏神的心

以利的两个儿子在献祭的人中间随意取肉,且不按神的命令而行,只满足他们的欲望,突显了他们“藐视耶和华的祭物”。

“牧二代”本身对于教会是很熟悉的,从小就受到信仰的各种熏陶,不管是对教会的传统、圣乐,或是圣经的知识,都有潜移默化的作用。如果“牧二代”能够从神蒙召,领受圣灵的带领,担任牧职一定会得心应手,也有助于教会的发展。

然而,这当然只是一个较理想的看法,在教会中出现不少牧者的孩子因为从小在教堂里长大,对于教堂的角角落落都了如指掌,唯独缺乏对神的敬畏。我们不乏看到在教堂里的孩子,特别是牧者的孩子,可能是最调皮的那一个。有时,因为比其他孩子更熟悉教堂,所以就成为那个带头捣蛋的。同时,在教堂里,这样的孩子却也是最不受管教的,很多信徒看在眼里,却不愿意跟牧者提出来,担心得罪牧者,从而一发不可收拾。

3. “我家在教堂”与“教堂是我家”

类似于第二点,我们看到许多“牧二代”从小就住在教堂里,甚至有些住过好几间教堂,所以当有人问他们的时候,就很自然地回答说:“我家在教堂”,也会有人直接会说:“教堂是我家”。如果从旧约诗人的角度来说,这不正是诗人梦寐以求的吗?诗人说:“在你的院宇住一日,胜似在别处住千日;宁可在我神殿中看门,不愿住在恶人的帐棚里。”(诗84:10)

我说,这还真是一些理想的状态,是那些敬畏神、渴慕亲近神的百姓的祈祷与期待,但对于从小在教堂里长大的孩子来说,那就不一定了。我们看到一些从小在教堂里居住的孩子,并不喜欢教堂,甚至有厌烦的感觉,无奈只能跟着父母住在教堂。笔者就听过一个例子:一位牧者的孩子,在学校里要求写住址的时候,总是写上要好同学家的地址,不愿意给人知道他们一家住在教堂里。他期待父母能够在当地买一套房子,住在教堂里对于他来说是“不光彩”的事。谈起这事,身为父母的牧者一脸无奈,因为他们也实在暂时无法解决眼前的困境。

同样,“牧二代”住在教堂里,并不增加他们对于神的敬畏之心。曾听说过一则特别心痛的例子:牧者被逼搬离教堂,租外面的房子,原因是某天教堂的奉献箱被撬,查监控才发现是半夜牧师的儿子去偷钱。

4. 牧师成为人们认识神的“绊脚石”

以利两个儿子的行径造成严重的后果,就是“他们使人厌弃给耶和华献祭”(2:17),以利也说:“你们使耶和华的百姓犯了罪”(2:24)。他们行恶的结果,使得很多人失去了对神敬畏的心,带来在信仰上的堕落。

主耶稣曾说过一句严厉的警告:“凡使这信我的一个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这个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太18:6;参可9:42)反思我们今日的教会,在全国各地出现一些令人担忧的现象,就是“夫妻店”、“家族教会”的现象,意即:一些教会里,两夫妻在一个教会里服侍,掌控着整个教会里的大权,不给别人有任何的机会;两会机构里,其重要的职位都被一个家族的人所占有。甚至也有父母培养孩子读神学,目的就是要给孩子留两会主要位置,为扶植孩子而排挤、欺凌其他同工。这类似的事情的发生,所造成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教会中许多弟兄姊妹的流失。

5. 生命的警戒:“耶和华想要杀他们”

服侍神,所期待的就是得神的喜悦,得着神的赐福,得着永恒的福分。但以利的两个儿子,在会幕里服侍,却得罪神,最终等着他们的是死亡。圣经作者指出,问题严重到父亲以利也曾提醒过他们,但“他们还是不听父亲的话,因为耶和华想要杀他们。”(2:25)

反躬自身,我们发现没有一个人能够在神面前站立得住,因为我们都是罪人,都无善可陈。但蒙神的怜悯,得以服侍神的机会。我们有时可能因为太过熟悉各种侍奉的“业务”,太过了解其中的“程序”,从而失去敬畏的心,甚至将我们的服侍等同于一般的职业,忘记了我们是在耶和华面前服侍的。反思亚伦的两个儿子(利10:1-2)因献凡火被神用火烧灭,成为我们所有“牧二代”的提醒:“我在亲近我的人中要显为圣;在众民面前,我要得荣耀。”(10:3)

总结:思想已过15年(神学毕业)的服侍生涯,父亲除了不愿我在他身边服侍,也教导我最好不要涉足教会行政,总是提醒要“顺其自然”(神的带领)。每次回到家,父亲总是等着我,与我彻夜长谈教会事情,并作出适当的提醒。在我的服侍进入低谷,灰头土脸地回家乡见他时,他除了鼓励我要继续坚持信仰的底线外,还特别勉励:“你就好好写作、研究,这是很有价值的服侍!”当2017年底,收到我寄上的那本厚如枕头的《温州基督教编年史》时,他泪流满面、激动地呼喊:“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好评:
为什么要忍耐
2020-03-27
仰望耶和华
2020-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