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袭“牧二代”的危机(三)
作者:陈丰盛
2020-05-17  

撒母耳是一个很重要的领袖,身兼祭司、士师、先知等职份,但他又只能称为一位很重要的配角,因为经文的记载中并没有在他身上有过多的笔墨,反而很快就从士师时期过渡到国王时期,他就是这个过渡时期的领袖。他个人的事迹,只是集中在第7章他重振以色列信仰的叙述,就很快转向以色列人对他不满意,以致派代表要求立王。

以色列的长老要求撒母耳立王时,提出一个借口,就是“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8:5)当然,他们只是找到了一个借口,但对于撒母耳来说却是无法反驳的理由,他自己年纪老迈、儿子们的犯罪都是事实。可以说,“你儿子不行你的道”,事实上成为撒母耳的软肋,圣经作者也确定了长老们的投诉:“他儿子不行他的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8:3)这正进一步向我们证明了世袭“牧二代”的问题(这是我在前面关于以利的两个儿子时已经有两篇文章分析的)。

我们很容易想到的是,撒母耳似乎步了以利的后尘,然后就给予一样的批评:两位敬虔的父亲,都没有教养好自己的儿子,以致被神厌弃。我当然同意,但只能同意部分,因为在撒母耳和以利身上有一些不同,其细节是值得我们分析的。

第一、撒母耳没有让儿子作祭司,而是作士师。可能因为士师多为行政上的,祭司则是宗教上的。很有可能,撒母耳担心儿子们若是担任祭司职份,会因为犯罪而直接引来神的击杀。以利的话中可以给我们一些参考,他曾警告儿子们说:“人若得罪人,有士师审判他;人若得罪耶和华,谁能为他祈求呢?”(2:25)因为以利两个儿子担任祭司的职份,在会幕里犯罪得罪神,以致招徕神的审判与击杀,这可能正是撒母耳所担心的。

第二、撒母耳没有让儿子在核心城市作士师,派他们在南部城市别是巴(8:1-2)锻炼,待他们成熟之后再转到核心城市,也可能是担心他们犯罪,以致影响整个以色列民族。以利的两个儿子,则是受派在敬拜的中心,直接在会幕里担任职份,犯罪所带来的后果就是使以色列人藐视耶和华的祭物(2:17),并使耶和华的百姓犯罪(2:24)。

第三、会不会是基于撒母耳的考虑,他的儿子也没有造成影响全民的罪恶,所以神也没有像对待以利及他的两个儿子一样对待撒母耳,而且撒母耳一直服侍到扫罗时代的末期,也正是大卫兴起之时。当然,我们不能因此说撒母耳的两个儿子没有问题,他们的罪一定是要自己去承受的。

第四、经文没有像形容以利的两个儿子一样断定他们“不认识耶和华”,只是揭露他们的罪是不行父亲撒母耳的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8:3)这句话的表达完全是跟士师的职责有关,《申命记》中对士师的要求是:“你要在耶和华你神所赐的各城里,按着各支派设立审判官和官长。他们必按公义的审判判断百姓。不可屈枉正直;不可看人的外貌。也不可受贿赂;因为贿赂能叫智慧人的眼变瞎了,又能颠倒义人的话。”(申16:18-19)同时,我们看到以色列的长老们也是按着撒母耳的儿子无法成为称职的士师而提出立王的要求。

以上的分析,并不是要给撒母耳找到开脱的借口,而是希望我们能够理性思考两位领袖及其儿子的不同,同时在撒母耳将长老们要求立王的事以祷告带到耶和华面前的时候,神并没有批评撒母耳,反而更像是安慰他说:“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依从;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8:7)

不过,我们也可借此继续分析“牧二代”的问题,作为提醒:

首先,牧者领袖的敬虔并不能直接遗传给儿子,“牧二代”需要谨慎自身,建立自己的信仰,敬畏神,以致追求成为合神心意的人;

其次,虽然牧者领袖不能直接遗传信仰,但“牧二代”不良行为会直接影响父辈的服侍,使父辈落入他人的口实,大大损害父辈的正面印象;

再次,“牧二代”在传承父辈的服侍与职份的同时,更要传承父辈的敬虔,才能真正赢得所服侍的“羊群”的认同,建立属灵的权柄,不然会成为“羊群”所厌弃的领袖;

最后,“牧二代”在未成年阶段,牧者领袖不能忽略对孩子进行属灵的教导,因为这是为人父母的责任,就算他们长大后自己承担行为责任与后果,但也需要父辈随时的提醒与鞭策。

好评:
为什么要忍耐
2020-03-27
仰望耶和华
2020-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