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命的战略思考
作者:任运生
2020-05-17  

“战略” (Strategic), 是指为实现特定目标而从事全局性、总体性、长远性、纲领性的统筹和谋划。

具有这样全局目光和远见的人,通常被称为战略家。如三国时期“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汉丞相曹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西蜀丞相诸葛亮;近代自称“老兵不死”的二战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国际政治学均势的理论大师和外交家亨利基辛格等,都是耳熟能详的战略家。

如果我们把眼光从世人身上移开,瞩目在宇宙万物的主宰,耶和华神的气度非语言文字足以形容,人间这些一流战略家的韬光伟略,在耶和华神面前都不值得一提。不信你请看——

“起初,神创造天地。”(创1:1)这是圣经开篇第一句话:天与地!

“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诗)诸天与穹苍!

“诸山未曾生出,地与世界你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你是神。”(诗90:2)亘古到永远!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启22:13)始与终!

本文仅仅就福音的论题,浅谈大使命的战略思考!

一、福音的预告

神在造人之初,在人的犯罪之始,神就宣告了祂的救恩,被称为伊甸园中的福音。

“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祂的脚跟。”(创3:15)

实际上,神预定的救恩比创世还要早,在创世之前就已经确立。

“就如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祂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弗1:4)

“神救了我们,以圣召召我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乃是按祂的旨意和恩典。这恩典是万古之先,在基督耶稣里赐给我们的。”(提后1:9)

救恩的最终完成要等到基督再来,圣徒与祂一同进入荣耀的新天新地,因此涵盖人类历史的起始与终了。

二、福音的成就

神在伊甸园宣告拯救世人的福音,然后经过从亚当到挪亚、从挪亚到亚伯拉罕、从亚伯拉罕到大卫、从大卫到耶稣基督的漫长世代,终于借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成就了这奇妙的救恩。

“及至时候满足,神就差遣祂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赎出来,叫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 (加4:4-5)

“祂(基督)既按着神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你们就借着无法之人的手,把祂钉在十字架上杀了。神却将死的痛苦解释了,叫祂复活。因为祂原不能被死拘禁。” (徒2:23-24)

耶稣基督是按着神的定旨和先见被钉十字架,显然,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是神早已预定的旨意,正如使徒保罗所说,是“照圣经所说…”

“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林前15:3-4)

所以耶稣基督十字架的救恩,是耶和华神有旨意、有目的、有计划的步骤。

三、福音的使命

耶稣基督按照圣经所说,被钉十字架,被埋葬,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从死里复活。然后,祂向门徒颁布传福音的大使命。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

大使命的战略性质——“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万民”不单单是国家或地域的概念,“万民”原文是?θνη,即英文的Ethnic Group,指族群。

根据WiKi百科,“族群(Ethnic Group)”,是指彼此分享“相同的祖先、血缘、外貌、历史、文化、习俗、语言、地域、宗教、生活习惯与国家体验等,因此形成一个共同的群体。”

所以,使“万民”作主的门徒,意思是世界上每一个族群都有福音传给他们,都有人作主的门徒。

迄今为止,整本圣经被翻译为667种语言,另有圣经的部分书卷被翻译为大约2600种文字。

主耶稣说,“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太 24:14)

大使命在其他福音书和使徒行传中的重述,也都一再重复其宏大的战略要求。

“祂又对他们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16:15)这里的“万民”指所有的受造之物(All Creation)。

“又对他们说,‘照经上所写的,基督必受害,第三日从死里复活。并且人要奉祂的名传悔改赦罪的道,从耶路撒冷起直传到万邦。”(路 24:46-47)路加再次声明福音要“传到万邦。”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 1:8)主耶稣强调,门徒要为主作见证,直到地级。

四、福音的宣扬

主耶稣亲自向门徒颁布福音的使命,俗称大使命(The Great Commission),号召门徒将福音传遍世界的角落。这样的使命单靠像渔夫税吏一样的门徒即那些“没有学问的小民”(unschooled ordinary men)(徒4:13)是无法完成的,大使命必然是圣灵亲自做工。实际上,使徒行传正是圣灵大大做工的明证,因此,使徒行传又称作“圣灵行传。”

圣灵做工的明显例证记载于使徒行传第八至第十章。

使徒行传第八章埃提阿伯的太监归主,是主亲自差遣天使吩咐传福音的腓利到迦萨的旷野,向埃提阿伯的太监借以赛亚书传讲耶稣,并为归信的埃提阿伯太监施洗。

“二人正往前走,到了有水的地方,太监说,看哪,这里有水,我受洗有什么妨碍呢?腓利说,你若是一心相信就可以,他回答说,我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于是吩咐车站住,腓利和太监二人同下水里去,腓利就给他施洗。”(徒 8:36-38)

使徒行传第九章逼迫教会的扫罗归主,是主耶稣亲自在大马色的路上向扫罗显现,拣选扫罗成为主的器皿,做外邦人的使徒,扫罗眼睛得开受洗归主,从此奋不顾身地传扬耶稣基督。

“亚拿尼亚就去了,进入那家,把手按在扫罗身上说,兄弟扫罗,在你来的路上,向你显现的主,就是耶稣,打发我来,叫你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满。扫罗的眼睛上,好像有鳞立刻掉下来,他就能看见,于是起来受了洗。”(徒9:17-18)

使徒行传第十章罗马百夫长哥尼流归主,是圣灵在异象中吩咐使徒彼得,要他到哥尼流家中传讲耶稣基督,于是哥尼流并他的亲属密友都信主受洗。

“于是彼得说,这些人既受了圣灵,与我们一样,谁能禁止用水给他们施洗呢?就吩咐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他们施洗。”(徒10:47-48)

埃提阿伯的太监、大数人扫罗、罗马百夫长哥尼流,这三个人受洗归主,其象征意义非同小可。

埃提阿伯的太监是含的儿子,大数人扫罗是闪的儿子、罗马百夫长哥尼流是雅弗的儿子。因为洪水之后,全地所有的人都是挪亚这三个儿子的后裔。

“这些人的后裔,将各国的地土,海岛,分开居住,各随各的方言,宗族立国。” (创10:5)

“这些都是挪亚三个儿子的宗族,各随他们的支派立国。洪水以后,他们在地上分为邦国。”(创 10:32)

因此,这三个人受洗归主,预表神对全地每一个族群的心意,显示人类每一个族群都将有人得着耶稣基督的十架救恩。同时,埃提阿伯的太监、大数人扫罗、罗马百夫长哥尼流分别处于非洲、亚洲、欧洲,又有明显的寓意,表明世界不同国家、地区、地域,都将有耶稣基督的福音在那里宣扬。

五、普世的宣教

主耶稣是第一个也是最伟大的宣教士,祂本为神的儿子,却甘愿离开天堂的荣耀,道成肉身降生到世上,来到充满罪恶和苦难的世间,宣讲天国的福音,并以神的羔羊成就十字架的救恩。

主耶稣的道成肉身,是后世圣徒道成肉身进入宣教工场宣教的典范!

主耶稣在升天之前向门徒颁布大使命,十二门徒加上使徒保罗,效法主耶稣的脚踪四处传道。

使徒保罗是效法主耶稣的伟大宣教士,他与同工共有三次宣教旅程,实际上在以囚犯身份被押解往罗马的最后一次旅程中,他仍然没有忘记宣教,所以他共有四次宣教旅程。在以步行和船只为主要交通工具的时代,他和他的同工将福音传遍了欧亚非三大洲,实在是了不起的成就。

使徒时代之后的历代圣徒,奋不顾身地奔赴世界各地工场,展开如火如荼的普世宣教运动。主后五百年,因着基督徒的有力见证,加上通用希腊文字以及罗马帝国交通的便利,尽管有罗马政府的残酷逼迫,基督教会仍在帝国版图内快速扩张。

但公元500年至1800年,由于蛮族入侵,回教兴起,基督教政教合一的负面影响,使基督教的宣教事业出于相对停滞状态。

“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听见他,怎能信他呢?没有传道的,怎能听见呢?若没有奉差遣,怎能传道呢?”(罗10:13-15)

世界上从未听闻过耶稣基督的人们(福音对象/万民),需要有人向他们传讲;那些传扬福音的人(宣教士/传道人),他们需要被差遣(差会/教会)。因此,罗马书10:13-15这段经文,构成宣教策略的基础。

“宣教事业在十九世纪最显着的特点之一是建立了许多宣教组织。”(胡斯托. L. 刚萨雷斯着,赵城艺译,《基督教史》下卷,P380)如:

1792,英国《浸信会传道会》(Baptist Missionary Society)

1795,英国《伦敦宣道会》(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

1799,英国《圣公会宣教会》(ChurchMissionary Society)

1804,英国及海外圣经公会(Britishand Foreign Bible Society)

1810,美国海外传道委员会(AmericanBoard of Commissioners for Foreign Missions)

1814,美国浸信会联会(American BaptistConvention)

1815,瑞士巴色差会(Basel MissionSociety)

1822,巴黎传道会(ParisEvangelical Missionary Society)

近代主要宣教领袖:

大卫.布莱纳(David Brainerd) (1718-1747),美国宣教士,在美洲印第安人中传道。

威廉. 克里(William Carey)(1761-1834),英国宣教士,在印度传道,被称为近代宣教之父。

马礼逊(Robert Morrison)(1782-1834),第一位到中国(1807)的苏格兰新教宣教士。

艾多奈拉姆·耶德逊(Adoniram Judson) (1788–1850),美国宣教士,在缅甸传道。

大卫.列文斯顿(David Livingstone)(1813–1873),英国宣教士,在非洲传道。

戴德生(J. Hudson Taylor)(1832–1905),英国宣教士,在中国传道,创办《中国内地会》。

穆拉蒂(Charlotte(Lottie) Moon)(1840–1912),美南浸信会女宣教士,在中国传道。

李提摩太(Timothy Richard)(1845 – 1919),英国宣教士,在中国传道。

吉姆·艾略特(Jim Elliot)(1927–1956),美国宣教士,五位在南美洲厄瓜多尔殉道者之一。

威廉·C·汤森德(William C. Townsend)(1896-1982),创办国际威克理夫圣经翻译会。

自马礼逊1807年来华开始,截止1950年代,来华宣教士近万名,他们翻译圣经,创办学校、医院、报刊、杂志,引介西方科技与思想,编写教科书,介绍西方文学、音乐、艺术,建立慈善事业等,推动白话文运动,废止女子裹足等陋习,为中国社会进步及与现代化接轨作出巨大贡献。

特别感人的是,许多宣教士把他们的生命和鲜血倾倒在中华大地。仅义和团事件就有189名新教宣教士及其子女被杀害,其中有8个是未满周岁的婴儿,29人是一至五岁的幼童。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实践主耶稣的教导: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

“基督徒的血是福音的种子。”(特土良语)宣教士用鲜血和生命传扬耶稣基督的福音,使主的福音在中华大地深深扎根。

六、本地的宣教

随着移民、难民、留学等因素的人口变迁和流动,过去那种宣教士要长途旅行到达宣教工场的宣教模式,已经至少部分地发生改变。近年来,难民和移民不断涌入欧美国家,其中包括大量的穆斯林和西语裔。因此,有人说现在神把宣教对象带到家门口。

留学生是另一个庞大群体,自2016年起,每年进入美国留学的国际学生人数首度超过百万人,其中中国留学生高居榜首近33万人,2019年首季度来美中国留学生人数将近37万,在欧洲国家也是以数十万计。因此,校园事工、海归事工,成为海外许多华人教会的主要宣教方向和目标。

而国内家庭教会的兴起,当然是国内无数弟兄姊妹几十年来在逼迫的环境中,对主忠心,“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坚持本地宣教所结的硕果。

主耶稣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 16:15)

好评:
为什么要忍耐
2020-03-27
仰望耶和华
2020-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