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度视野下的公共传播
作者:赵晓
2020-05-17  

从神的家和神的国的区别看公共传播

中国人很重视家,我们有很多的人口,是由很多的家所组成的独特族群,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我们却被日本人打得稀哩哗啦;相较之下,日本人没有那么多“家”,但是日本有强大的国。家是国的基础,没有家就没有国,但不能说一个一个的家加起来就自动等于国。因为国是一个系统,家里得有人去当兵、交税,种种要素结合成为一个集成性的精致系统,这才是国。家和国是有差别的。今天这个世界是以国的形式组成的,彼此在竞争。国必须考虑公共设施、公共产品、公共服务,家就不用,家就考虑自家的事就行了。在自己家里,只需要考虑装多少盏灯,不用考虑路灯,因为路灯是公共设施。大家都只关心自己的家,甚至企业也是一样,例如开发商通常只关心自己的楼盘,不会关心整个国家的公共设施怎么建设,显而易见,家和国是有明显区别的。

同样,教会是神的家,但是教会是不是就等于神的国呢?两者显然是有区别的。基督徒在教会里一定会关心这个家。通常信徒来到神的家会经历三个阶段:一开始他关心神的祝福——神给他个人信主后有什么祝福;第二个阶段,在他得到很多祝福后,他可能会关心他身边的人,特别是关心他的家、他的教会;到第三个阶段,他会回应神对他的呼召,这个时候大概才进入到关心神的国的阶段。所以,没有家就没有国,但是有家不等于就有国。

国是什么?国是系统,国一定有公共设施、公共产品、公共服务。那么我们不仅要关心自己家的事,还要关心许多家庭之间共同的事,这个时候其实我们就进入到公共领域。今天我们谈公共传播就是要关心大家共同关心的话题,无数的家庭共同关心的问题,这个叫公共。为什么大家都关心的我们也要关心?因为这是公共的事情,我们要在公共的平台上,用公共的语言进行沟通。你不能用自己家的话,要用大家都听得懂的话。我们去尼泊尔给尼泊尔人传福音,要用尼泊尔的语言。同样,我们进入公共平台,要用公共的话语来讨论,不能用教会的话,因为教会的话人家听不懂。在公共平台,要用公共语言,讲公共的事。

现在的问题是:众教会的公共设施谁来建设?众教会公共的产品和服务谁来提供?我们看到很多国度性的机构出现了,比如宇宙光,它做了那么多的出版,都是为它自己吗?不是,宇宙光供应整个教会,然后跟社会来对话。这有点像特种兵一样,被派遣出去到某一个领域,跟那些专家进行对话,慢慢地使他们接纳我们的观点。这不是某一个教会能做的,这是公共的、国度性的。

基督教公共传播的内容:天堂的福音 or 天国的福音?

过去10年,我一直在观察中国教会、华人教会,甚至全世界的教会。我非常感恩在过去的10年里神让我接触到全世界顶尖的教会领袖、各个事工机构的领袖。我明显地感到华人教会,也包括普世教会,比较重视的是家。我们天天讲的都是家里的事,说的也是家里的话,但不太关心国,很少有人会考虑公共设施等问题。另外,在整个福音信息的领受上,特别是我所接触到的大陆教会,其实信的是天堂的福音,他们讲得最多的就是信耶稣进天堂,不信下地狱。很多人传福音都是这个路径。

在大陆召开的一个企业家大会上,我邀请了万科的王石来参会。他是大陆非常杰出有名的企业家。结果我们的弟兄给他传福音的时候告诉他:你要信主,你不信主会下地狱,你就是迷途的羔羊。他回应说“我长这么大才第一次知道我是迷途的羔羊”,后来气氛有一点紧张,有一点张力。有的人传福音就是这样说,信耶稣上天堂,不信耶稣下地狱。所以说我们所信的是天堂的福音。

这个事情我思考了很久,信天堂的福音带给我们的好处是什么?就是等到世界末日到来的时候,我们可以从世界拿一张船票越过死亡进入天堂,这个太美了,所以别人都是到世界末日就进入死亡,而我们可以拐个弯,我们进入天堂。天堂是什么呢?天堂是一处非常高尚的房产,那个地方比地上的任何房子都更美,所以我们的盼望就是天堂,这是我们最美好的盼望。这样的话,天堂是只有死亡才有价值的,因为只有死后才能进入天堂。但真的是这样吗?我们所领受的福音难道是只有死后的价值吗?难道是因为有死亡,我们可以逃避死亡,所以它有一个逃避的价值或逃跑的价值吗?这是我思考了很久的问题。

我发现,领受这样一个天堂的福音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这个福音是贵天贱地的。因为我们觉得天堂很好,世界太糟糕,这个世界是撒但在掌控(约一 5:19),然后我们的盼望就是离地入天,某个时间我们可以歇了地上的工,进入天堂安息,进入那高尚的房产,突然一下就变好了。这是多么大的一个盼望!所以,基督教的信仰就变成了一个逃避死亡的信仰?我们领受的福音是一个逃跑的福音吗?

我还注意到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其实旧约从不讲论天堂。你去和犹太人接触,他们从不讲论天堂。新约只有两个地方提到天堂 (来9:24;彼前 3:22)。犹太人盼望的并不是天堂,而是弥赛亚的到来;将来的新天新地也是在地上,而不是在天上某个地方。然后我们看到另外一个词——天国,实际上是圣经里,特别是在新约里出现最多的词,“天国”这个词在马太福音里出现了 32 次,然后跟天国同义的词,比如说神的国、父的国、你的国、他的国、国、国度,比比皆是。所以,就这个 概念来看,其实整个圣经讲的是天国,而不是讲天堂。但是我们平时领受的、接受的和我们思考的,似乎都是天堂。“神的国”这个词在马可福音中出现了 14 次,路加福音中 34 次,马太福音中 4 次。我们看到耶稣传讲的中心不是天堂的福音,而是天国的福音,但是天堂的福音与天国的福音差了一个字,整个的信息、整个的领受、整个人的行为模式,包括要不要去做公共传播就变得完全不同了。

耶稣讲他为什么道成肉身到地上来?他说“我也必须在别城传神国的福音,因我奉差原是为此”。(路 4:43)他来的目的是传神国的福音。耶稣刚刚开始出来传道的时候,他讲的是:“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 4:17) 他讲的是天国的福音、悔改的福音。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耶稣辛辛苦苦奔走各处,他在做什么呢?他也是在传天国的福音,马太福音 9 章 35 节讲“耶稣走遍各城各乡,在会堂里教训人,宣讲天国的福音,又医治各样的病症”。然后耶稣带着门徒去做什么?“过了不多日,耶稣周游各城各乡传道,宣讲神国的福音。和他同去的有十二个门徒。”所以他带着门徒还是传天国的福音,没有传天堂的福音。后来他打发七十个人出去,做什么事情呢?也是传天国的福音。路加福音 10 章 1-9 节说:“这事以后,主又设立七十个人,差遣他们两个两个地在他前面,往自己所要到的各城、各地方去……要医治那城里的病人,对他们说:‘神的国临近你们了。’”同样还是讲天国的福音。

耶稣说基督徒的第一优先顺序是什么?他没有说你们要先求进天堂,他说“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太 6:33),这是第一优先顺序,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还是讲到天国。

我们的祷告是什么?大家经常在一起聚会的时候一定会背主祷文,但是我敢保证绝大多数的人都只是背,不去想,更不去做。耶稣说,你们祷告的时候要这样说:“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 6:10)但是我们就好像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愿你的国降临”到底什么意思?我们天天都在背,但是从来没有去思想,更没有去遵守、执行。耶稣受害复活之后,他在传什么?还是天国的福音。使徒行传 1 章 3 节说:“他受害之后,用许多的凭据将自己活活地显给使徒看,四十天之久向他们显现, 讲说神国的事。”还是讲天国的福音。

耶稣升天之前,他告诉门徒要去做什么?就是我们的大使命,他说“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太 24:14)他让我们传的,仍然是天国的福音。但是其实我们大多数人平时在传的都是天堂的福音。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然后末期才来到。

天国子民在公共传播上的使命

耶稣不仅是为我们死了的大祭司,他也是大君王,因为他复活了。如果他只是死了,可能整个人类的历史要改写。关键是他不仅为我们在十字架上死了,而且他在十字架下复活了,他是复活的大君王。耶稣传的是神的国,耶稣呼召的核心是让我们成为天国有使命的公民。耶稣拯救了我们之后,使我们成为天国的公民,他给我们使命,我们要服侍神,成为天国有使命的公民。路加福音 22 章 29 节讲得很清楚,耶稣说:“我将国赐给你们,正如我父赐给我一样。”所以这个国赐给了谁呢?赐给了我们。我们是天国的公民,所以我们有一个最重要的身份—我们首先是天国的公民,其次才是某个国家的公民,比如说我是中国的公民,你是美国的公民,他是尼泊尔的公民,这是我们地上的身份,是第二身份,我们的第一身份是天国的公民。

由于上帝的救赎,由于基督为我们死了,所以我们恢复了天国的公民权。所以,我们不是前面所看到的,好像到了世界末日或者我们死的时候拐个弯上天堂,分成明显的两段。耶稣来的时候,今世和来世已经复合了,因为耶稣复活了。我们活在今世和来世之间,耶稣还会第二次再来,第二次再来,新天新地降临,完全的天国降临。耶稣来了,他把天国带来了,他救了我们,我们就进入他的国度,成为天 国的子民。耶稣复活后,实际上我们进入到一个时间的交叉,我们是活在这样的一个交接里头,基督在我们里面活着,所以我们基督徒的最重要的身份是天国的公民,我们是天国在地上的大使。

作为天国的公民、天国的子民、天国的大使,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天命,这个天命就是我们一定要传扬天国的文化、天国的价值观,拓展天国的秩序,这是我们在地上一定要做的事情,因为我们是天国的公民,我们一定要拓展天国的文化。我们是中国人,如果我们到美国去,我们一定要传扬中国的文化,传扬中国的价值观,然后一定是维护中国的利益。回过头来,我们在地上也是一样,虽然我们在地上有各个国家、各个族群的身份,但是我们的第一身份是天国的公民,所以我们第一要做的事情一定是传扬天国的文化、天国的价值观,以及拓展天国的秩序,这是我们共同的使命。

我们之前提到一个非常接近“内圣外王”的概念,就是无论在哪里,只要人接受了上帝的旨意,或者圣灵在人里面工作,使人结出圣灵的果子来—这实际上是一个“内圣”的过程,“内圣”的过程一定会展现出外面的结果——看到上帝的国度的彰显,个人的生活、社群的生活开始降服在天国的法则之下,然后天国开始降临。儒家有一个反思,就是我们为什么有“内圣”,却没有出来“外王”,并没有出现现代文明,但是基督教出来了现代文明,因为基督教的“内圣”和儒家文化的“内圣”是不同的。天堂的福音和天国的福音有很大的差别。天堂的福音是贵天贱地、离地入天,而天国的福音是在地如同在天,“愿你的国降临”,其核心是在地如天,愿天入地。天国的福音不是逃跑的福音,而是责任的福音、使命的福音,是入世的福音,不是出世的福音。两者是完全不同的。

当前基督教公共传播的关注重点

读圣经我有一个问题很多年都不理解,就是耶稣在赶鬼,耶稣为什么赶鬼?在教会里面我们很少谈赶鬼,但圣经里很多地方都提到耶稣在赶鬼。这件事很重要吗?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我们现在不需要赶鬼了,我们应该做点什么?有一天我恍然大悟。马太福音 12 章 28 节说:“我若靠着神的灵赶鬼,这就是神的国临到你们了。”我突然发现,耶稣赶鬼是在宣告一件事,就是撒但退去!你不能控制这个人,从此你与他无权无份。我的权柄在他身上,他是属于我的。耶稣是在宣告他的政权已经来到世上。他把撒但赶走,让神的权柄,天国的政权在地上拓展。

我后来想到一件事,其实不仅人里面有鬼,各个领域都有鬼,比如在经济领域的鬼:贪污、行贿受贿、做假账。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约 14:12)所以,如果耶稣赶鬼,我们也要赶鬼,但是我们赶鬼,不仅是赶走这个人身上的鬼,也要靠着神在各个领域赶鬼。

过去十几年,我们在大陆一直倡导善商十诫,就是基督徒在信主后,能不能做到:不做假账,不偷税漏税,不行贿受贿,不包二奶等等。开始大家觉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不做假账?大家都在做,不做假账怎么可能?不偷税漏税?税那么高,不偷税漏税怎么活?不包二奶,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们做了10年下来,最后证明一件事,在大陆完全可以按照圣经的原则来做生意,不仅可以活下来,而且可以发展。我们开始把经济领域的一些鬼赶出去了。

各个领域都有鬼,我们来想一想:在今天的世界上,哪一个鬼对上帝的国度威胁最大?攻击最厉害?这可能就是我们公共传播的重点和方向。这就是我们众教会都在关心的问题,我们不同家庭的共同的事。我们就派人出来当兵,一起来赶鬼。

之前林哥提到一个特别好的问题:“今天不治沙,明天变自杀。”我们要治理沙漠,如果不制止土地沙漠化,今天不治理,明天就没命。如果地球沙漠化了,我们怎么活?我问了林哥一个问题:最大的属灵的沙漠化的因素是什么。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家庭”。什么导致我们今天的属灵的沙漠化?换句话说,什么是最有威胁的,大家需要去共同关注的?

的确,这里面有鬼,这是让人类断子绝孙的鬼。在圣经里面,我们看到,有些人会把孩子献给巴力,献给邪灵,把自己的儿女献给鬼,这是会断子绝孙的。这不是今天才有的,很早就有了。今天我们看到,有一个会让人类断子绝孙的鬼,有一个会从根基毁坏的沙尘暴在全世界刮起,比北京的雾霾还要严重。北京的雾霾刮起来了,全北京都关心。我们要共同关心的是公共,公共传播的重点有一个是环境。柴静做了一个《穹顶之下》纪录片,两天的点击率超过一个亿,大家都关心。同样,从神的国度来说,我们要关心的是一个让人类断子绝孙的鬼,一场从根基上毁坏的沙尘暴—同性恋的罪肆意地攻击婚姻和家庭。这是撒但借助同性恋来肆意攻击人类。今天换了一个表现形式,以运动的形式来发动袭击。

我们作为天国的公民,公共传播的重点和难点是婚姻家庭的保卫战。我们要做的肯定不止这一项,还有别的,但这肯定是一个重点,同时也是一个难点。它已经上升到国度争战的层次。为什么?因为这是最高级别的属灵争战。耶稣说:“要爱你们的仇敌。”(太 5:44)假如我们中间有同性恋者,我们要去爱他。教会里如果有同性恋者,我们要接纳他、爱他。我们不是恨同性恋者,对于同性恋者要去爱,但同性恋是罪。这是要宣告出来,毫不含糊的。同时,同性恋运动是非常邪恶的撒但的阴谋。

这是 3 件事:第一,要爱同性恋者;第二,同性恋是罪;第三,同性恋运动是非常邪恶的,是撒但的沙尘暴。今天不治沙,明天变自杀。这是我们无可逃避的争战。我们要爱同性恋者,同时我们要与同性恋运动打仗,但是你会发现这个仗很难打,没法打。打个比方,就好像撒但的战车来了,我们准备了很多大炮正准备攻击,突然发现它的战车上绑架着的是可怜的、需要我们去爱的同性恋者。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被撒但绑架。这时候,你是开炮好呢?还是去救那些人呢?

巴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德国所攻占,整个巴黎投降了。当时巴黎为什么不抵抗就投降了?因为巴黎卢浮宫很漂亮,还有一大堆艺术宝殿,如果巴黎跟希特勒打硬仗,可能这些艺术瑰宝就没有了,所以巴黎投降了。现在的情况也是这样,我们不知道怎么打仗,同性恋者被绑在撒但的战车上,你怎么能朝战车开炮?最后就只能说,算了,投降吧。所以很多人说爱吧,但只有爱,最后没有公义,没有审判。没有争战,因为不知道怎么打。这是最高级别的属灵争战,很难打。

今天我们要勇敢地宣告:同性恋运动非常邪恶。实际上,它形成了一个国度。而我们在对付同性恋运动这方面没有形成一个国度。我们只有家,家一定会被国打败。我的父母亲告诉我,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几个日本兵,不到 10 个日本兵就可以占领我们整个县城。因为老百姓手无寸铁,日本兵全副武装,就可以占领一个可能有几十万人的县城。这是不可想象的,为什么?这就是家和国的区别。就好比你把 100 万人关在屋子里,憋上一年,也研究不出来相对论,而爱因斯坦 1 个人就能研究出来相对论。有时候,你用平民百姓、用家去争战是不行的,必须是国度与国度的争战。

撒但其实做了很多工作。1972 年 2 月,约 200 位来自 85 个不同的同性恋组织的领袖,在芝加哥召开大会,颁布“同性恋权益政纲”,内有 17 项在美国的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中要争取的事项。到 2005 年,这份政纲大部分内容都已实现。1972 年,同性恋国已经形成,虽然并没有叫作同性恋国,但200 个来自 85 个不同组织的领袖聚在一起,这就表明已形成了国度。同性恋运动本质上是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地摧毁人类婚姻与家庭文明的激进、邪恶的运动。它已形成了国,我们却完全没有注意,完全没有感觉。我们只有家,我们在家里欢快地度日,我们没有想到一场沙尘暴来了,也没有想到去治沙,更没有形成国度,根本无法与其抗衡。

同性恋运动是有步骤的。第一是更名,开始给同性恋改名。名不正则言不顺。一开始同性恋的名字叫homosexual,让人容易联想到肉体的关系,非常让人恶心的、放纵淫乱的关系。后来改成了gay,这让我们想到了铁哥们,好像是一种情感关系,这种关系比较好。第二步是包装,就是改变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首先就是大量进行公共传播。最强大的公共传播手段是好莱坞的电影。重金聘请好莱坞导演、最有名的演员来拍同性恋电影,包装同性恋形象。台湾着名导演李安就拍了两部同性恋电影《喜宴》《断背山》,让世界看到同性之爱原来这么好,就开始改变对同性恋的印象。另外一种是学术包装。绑架各种国际卫生组织,发表“同性恋不是病”的观点。这是进行了长期的绑架、围攻。从娱乐到学术,都是从公众形象包装开始影响大众。第三是抢位,同性婚姻要合法化,要抢你的位置。它要争夺婚姻的神圣性,从荷兰 2001 年开始的立法①,到美国的“6.26”立法②都是如此。第四步是洗脑,对下一代进行教育。什么叫性别,什么叫婚姻,什么叫家庭,全部给下一代洗脑,让错谬的内容进入学校教育来混淆年轻人。接下来就是要祸乱天下。它声称 卖淫是可以,性交不受年龄限制,恋童也是可以的,乱伦也没事,家庭是多元的,婚姻是多元的,到最后说你们全是错的。黑的变成白的,白的变成黑的。所以可以看到这是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地摧毁人类婚姻与家庭文明的激进、邪恶的运动。

同性恋运动也制造了很多神话。第一个神话,“同性恋是天生的”。到现在为止,没能找到同性恋的基因,基本上所有人承认同性恋是后天形成的。没有天生的基因,说到底它不是天生的。说这个人天生是同性恋,他有同性恋基因,没有这回事,这是个神话。第二,说“天生的就是道德的,就等于人权”。人天生有很多罪性,天生就忌妒,天生就想杀人,天生就想做坏事,那杀人就是对的吗?就有人权吗?有的人天生喜爱吃砖头,还有人喜欢吃钢铁,把一架飞机都吃掉了,那是不是要宣布,因为我吃钢铁,可以把钢铁当食品来卖呢?不可以,这是个人的问题。还有的说,“同性恋更有爱”。很多的电影攻击异性恋,比如《道士下山》恶毒地攻击异性恋。说“同性之爱多么有爱”,这完全是假的。有人统计过,同性恋在一年内平均要更换一百多个性伴侣,非常的放纵和淫乱。而异性恋相对来说忠诚度要高。还有“同性恋者需要婚姻”的论调,争取同性婚姻合法化。在荷兰,同性恋合法化的国家,却没有多少同性恋者结婚。它不是要结婚,而是要婚姻的位置,抢夺婚姻的神圣性,亵渎婚姻。

万丈高楼,地基最重要。如果没有根基,楼就会倒塌。

根基若毁坏,义人还能做什么呢?(诗 11:3)

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太 7:25)

婚姻和家庭是社会的根基。婚姻制度是上帝亲手创立的,是在人类没有犯罪、堕落之前,上帝亲手创立的。婚姻是上帝对人的美好祝福。上帝说:“那人独居不好。”(创 2:18)说明结婚这件事非常重要。然后,上帝的命令是“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创 1:28)你想要完成上帝托付的使命,得结婚、生养才行,断子绝孙是不行的。同性恋国家的生育率都在下降,处于极其困难的境地。

我们看到有几个邪恶的运动,一个是希特勒的邪恶帝国,这个帝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已经灭亡。再一个是前苏联的邪恶帝国。还有就是同性恋的邪恶运动,跟希特勒、前苏联没有什么差别。

西方 2000 年的基督教文明现在因为根基被毁坏,家庭受到严重攻击,已摇摇欲坠。美国“6 · 26”过后,美国文明的太阳已经下山。美国已经不具有领导全世界的价值观和软实力,亚洲的国家、东方的国家更不要去跟。奥巴马将来要为同性婚姻合法化负历史责任的。前苏联拥有很多核武器,非常强大,可以摧毁整个地球,没有人敢说前苏联是邪恶帝国,就一个人站出来说了,那个人是里根(美国前总统),当时他发表了一个演讲《前苏联是邪恶帝国》,很多人吓坏了,说你怎么敢说它呢?里根讲完那番话不久,前苏联就崩溃了。

上帝用话语创造世界,上帝也用话语改变世界。所以话语是有力量的,我们这个论坛叫话语论坛。我们是话语的战士。在今天的世界,有时候争战不是用枪,也不是用金钱,而是用话语。我们这里聚集了一批主内的媒体精英,你们是大能的勇士,你们是战士,你们很了不起,而且是特种兵,是教会要支持的。话语的力量比我们想得大,爱和真理的力量比我们想得大。

今天,当我们在这里宣布“同性恋运动是邪恶帝国。”我相信,当我们宣告时,它就要灭亡,它就要崩溃,别看它多么强大,其实皇帝什么也没有穿。当我们对同性恋运动宣告:你就是个邪恶帝国,撒但退去吧!它就开始怕了,我们就把这个鬼赶走,恢复天国的政权。

今天的美国,常常是明天的中国。美国发生什么事,中国迟早会发生。中国大陆还在现代化的过程中,牧者们所思考的问题是现代化和福音化,不懂得后现代的问题。后现代的争战其实很快会到来,因为 15 年之内中国会完成现代化的过程,而且中国的体制变革、依法治国等都会有一系列的进步。今天美国发生的,很快会发生在中国,但是我们等着它打过来吗?我们已经忍无可忍了,没有退路了,才开始仓促应战吗?还是我们提前进入到战场?而且我们可以采取围魏救赵,有时候打到它老巢去,不要等它打进来,而要让它的后方成为它的战场。

中国有两道屏障是能够抵挡邪恶的同性恋运动的。一个是中国的体制,不会引起同性婚姻在中国合法化。另外,还有一道屏障是中国的文化。中国人还是很重视天道文化。儒家重视天,道家重视道,我们重视天道,一切要符合天道,符合自然。天就是至高的独一的上帝,道就是上帝制定的规程。我们很看重天意和规程。民意调查显示,中国有 87% 的人认为离婚是严重问题,13% 的人认为不是问题。绝大多数人认为离婚是问题,说明中国人重视家庭。我们有传统文化的根,这是一道屏障。

但是,今天中国正在受到极端后现代的邪恶力量的冲击,受到西方后现代文化的影响。中国的离婚率在过去这些年连续增长,与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可以一比。中国还没有完全成为发达国家,但是中国的离婚率已经赶超日韩,直追美国。同性恋运动也在中国大陆悄然崛起。学者们估测,中国大陆的同性恋者大约有 4000 万。

同性恋引发的一个问题就是艾滋病。清华大学公共健康研究中心程峰教授讲:从 2011 年开始,中国青少年新增艾滋病感染病例每年以超过 30% 的速度增长,现在平均增幅是 35%。国家计生委副主任崔丽指出:青年是中国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重点,2015 年 1-10 月共报告 2662 例学生感染者和病人,比去年同期增加27.8%。

艾滋病已经成为大陆青少年第二大死因,每年大概有近 300 例青少年因艾滋病死亡。2012 年,全球有超过 10 万人死于艾滋病,青少年因艾滋病死亡的人数比例上升 50%。同时,整个艾滋病死亡人数下降 30%,但是青少年死亡人数增长这么快,说明我们的下一代正在被撒但拿走。它是让人类断子绝孙的鬼。

我们看到伊斯兰国是邪恶的帝国,它当着全世界的面,把一个个的人头砍下来,但是,由于同性恋感染艾滋病而被杀的人,被同性恋运动杀的人,比伊斯兰国杀的人多多了。全世界每年因为艾滋病而死的人超过 10 万。“杀人不眨眼”、“杀人不见血”,这就是邪恶帝国的可怕之处。

我们看到中国文化正在受到西方后现代文化的影响。民意调查显示:有16.7%的人反对同性恋;有 29.2% 的人表示无所谓,与己无关;只理解男同性恋,不理解女同性恋的占了 3.2%;还有 6.7% 的人只理解女同性恋,不理解男同性恋;有 37.8% 的人对同性恋表示理解、尊重个人选择。这就是同性恋运动的公共传播,它把同性恋当作一个个人选择和自由的问题,而没有考虑其他问题。还有 6.4% 的人表示不仅理解同性恋,甚至自己还可以接受。所以我们看到,中国正在受到西方后现代文化的影响和冲击。

我们看到,对真道与真爱的背离,对家庭责任感的丧失,其实是造成今天诚信沦丧、社会脱序、文化堕落的根源。今天的世界,特别需要圣洁的新生命和圣洁的新家庭。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老婆都不能爱,怎么能去爱这个世界的其他人?一个人如果连婚约都不能持守,怎么会持守商业的合约,在政治上怎么可能是一个可信的政治家?绝对不可能。家庭是社会的细胞,也是文明的根基。当家庭被毁坏,根基就被毁坏。根基若被毁坏,义人还能做什么?文明的大厦就要倒塌。撒但很狡猾,它要通过摧毁家庭来摧毁西方基督教 2000 年文明的大厦,还把这个沙尘暴刮到了东方,刮到了中国。所以,我们希望,从中国大陆来讲,我们光有体制的屏障和文化的屏障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构筑第三道屏障,就是根基性屏障。我们不要跟着同性恋的运动走,也不是去反对同性恋者,我们要弘扬符合真道的婚姻家庭观。什么是符合真道的婚姻家庭观?我们可以用八个一来概括。

一男一女:上帝所创造的符合天道的婚姻是一男一女相结合。

一夫一妻:上帝没有给亚当创造两个老婆,而是反对一切的婚外性关系。

一生一世:婚姻是一生一世的,不能毁坏的,它是盟约,是生命之约,而不是商业合约。

一心一意:不仅是两人在一起过一辈子苦日子,而是享受婚姻生活;不仅是身体、情感的结合,而且是心灵的志同道合,是灵魂体的一心一意的结合。

我们同时也看到,婚姻家庭是福音转化中国、文化基督化最好的切入点。为什么?因为相对来看,第一,它是一个最不敏感的点;第二,还有最大的共同点,它能够得到不同宗教、不同文化人士的认可;第三,它是道德制高点。最后,对中国人来说,不需要一个宗教,中国人需要的是生活态度、价值观和道德。今天中国人面对信仰危机和道德危机,对道德的需要,是中国最大的公共需要。谁能够满足中国道德的需要,谁就能拥有中国的舞台。而家庭道德是整个道德的制高点。谁占领道德的制高点,谁就拥有中国的舞台。同时我们也看到,这是基督教最大的优越点。儒家的三纲五常已经不适应今天的社会,它不具备现代性。道家强调个人养生,不强调家庭。以前的佛教徒是不结婚的,根本没有家庭文化。在这块,我们基督教的资源最丰富。我们理所当然地应该进入这个领域,展开婚姻家庭保卫战。

“来吧,我们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免得再受凌辱。”(尼 2:17)

文章注释

① 2000 年 12 月,荷兰参议院通过一项法律,允许同性恋者结婚并领养孩子,该项法案于 2001 年 4 月正式生效,使荷兰正式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

② 2015 年 6 月 26 日,美国最高法院做出一项历史性裁决,同性婚姻在全国范围合法化,使美国成为全球第 21 个全境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

好评:
为什么要忍耐
2020-03-27
仰望耶和华
2020-03-04